12
阅读
0
评论
分享
流行病学调查
北京高校体检人群颈动脉硬化与相关危险因素分析
中华医学杂志, 2017,97(33): 2620-2624. DOI: 10.3760/cma.j.issn.0376-2491.2017.33.014
摘要
目的

探讨北京高校不同年龄段教职工人群颈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率、与可能危险因素的相关性及1年后的随访情况。

方法

回顾性分析2014—2016年清华大学832例教职工的颈动脉超声体检资料、其他相关病史资料及生化检查数据,按照不同年龄段进行分组观察其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情况,同时利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探讨常规危险因素与颈动脉硬化之间的相关性,并且观察随访的体检人群其动脉硬化不同程度的进展情况。

结果

(1)3年中共2 024例颈动脉体检人群,其中颈动脉超声复诊时间>6个月的教职工共832例,颈动脉粥样硬化517例,其中男289例(55.9%),女228例(44.1%)。男性动脉粥样硬化发生率高于女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2)50~59岁、60~69岁、70~79岁分别是颈动脉单纯内-中膜增厚组、斑块形成组、狭窄或闭塞组的高发年龄段。(3)经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后发现,高血压、糖尿病和高脂血症为颈动脉内-中膜增厚独立的危险因素。(4)832例教职工平均一年的超声随访观察结果显示,单纯内-中膜增厚、斑块形成、狭窄或闭塞的变化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本研究发现高校男性教职工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率高于女性,且高血压、糖尿病及高脂血症是教职工动脉硬化重要的影响因素,对于不同年龄段应采取对应的早期筛查或采用针对性干预治疗,延缓动脉硬化的进程,另外观察动脉硬化需要长期随访,短期内尚无明显变化。

引用本文: 孟秀峰, 刘桂梅, 王秀兰, 等.  北京高校体检人群颈动脉硬化与相关危险因素分析 [J]. 中华医学杂志,2017,97( 33 ): 2620-2624. DOI: 10.3760/cma.j.issn.0376-2491.2017.33.014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关键词  主题词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12 引用 0
相关资源
视频 0 论文 0 大综述 0
以下内容版权归属中华医学会,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国内外大量的研究证实,早期筛查及加强预防是降低脑卒中致病率和复发风险的有效手段[1,2]。颈动脉超声检查作为一种无创、重复性好的早期筛查技术,无疑早已成为颈动脉粥样硬化的最佳筛查手段。由于目前对于国内高校教师颈动脉粥样硬化的特点报道甚少,为此,本研究针对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在清华大学医院门诊体检的本校教职工进行了超声筛查,比较了不同年龄段的教职工颈动脉硬化的发生率及1年后动脉硬化的随访进展情况,并且对颈动脉硬化与可能的危险因素进行分析,试图明确高校教职工颈动脉粥样硬化随年龄的分布特点及相关的危险因素。

对象与方法
1.对象:

回顾性分析2014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在清华大学医院门诊体检的2 024例教职工临床资料。全部对象均行体格检查、实验室检查和颈动脉超声筛查,其中颈动脉二次检查随访时间>6个月的教职工832例入组,男441例(53.0%),女391例(47.0%)。年龄26~87岁,平均(56±18)岁。

2.一般资料:

从体检人群中收集完整的一般资料(包括性别、年龄、血压及体质指数),既往心脑血管病的危险因素(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冠心病、心房颤动)及此次体检重要的生化指标(包括空腹血糖、总胆固醇、三酰甘油、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尿素、肌酐、尿酸、丙氨酸转氨酶)。

3.颈动脉超声检查:

使用飞利浦IU22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探头频率为9-3 MHz线阵探头和5-1 MHz凸阵探头。受检者取仰卧位,联合检测并记录双侧颈总动脉远段(颈总动脉分叉水平下方1.0~1.5 cm)、颈内动脉球部(颈动脉膨大部位)及颈内动脉近段(颈动脉分叉水平上方1.0~1.5 cm)的内-中膜厚度(intima-media thickness,IMT),斑块的形态(规则、不规则)、大小、回声(强、中、低、不均质)等相关信息。记录狭窄的部位、狭窄率(<50%、50%~69%、70%~99%、闭塞)。检查人员均为多年从事超声检查的高年资专业医师。

4.随访观察:

2014—2016年体检的教职工颈动脉超声二次检查时间>6个月纳入本次研究,比较颈动脉单纯IMT增厚组、斑块形成组及狭窄或闭塞组人数的变化发生情况。

5.诊断标准及分组:

根据2004年曼海姆会议确定的评估颈动脉粥样硬化性超声检测标准[3],将IMT≥1.0 mm定义为IMT增厚,IMT≥1.5 cm并突出于管腔定义为斑块形成。按照国内外推荐的颈动脉狭窄超声诊断标准,评估颈动脉狭窄程度[4,5]

按照颈动脉超声测量结果以IMT增厚(≥1.0 mm)作为动脉粥样硬化开始的标志,将入组教职工首次的检查结果分为:颈动脉硬化组及正常组。同时在颈动脉硬化组中按年龄和颈动脉病变程度进行分组统计,其中按照年龄分组如下,分为:<40岁(149例)、40~49岁(108例)、50~59岁(151例)、60~69岁(121例)、70~79岁(204例)、≥80岁(99例)。颈动脉病变程度按照单纯IMT增厚、斑块形成、血管狭窄或闭塞进行分组。随访复查结果中记录单纯IMT增厚组、斑块形成组及狭窄或闭塞组人数的变化。

6.相关危险因素的定义:

高血压:血压≥140/90 mmHg(1 mmHg=0.133 kPa),或既往诊断高血压或目前正在接受相关药物治疗者;糖尿病:FPG≥7.0 mmol/L,既往诊断糖尿病或目前正在接受相关药物治疗者;血脂异常症:TG≥2.26 mmol/L,或TC≥6.22 mmol/L,或LDL-C≥4.14 mmol/L,或HDL-C<1.04 mmol/L,或既往诊断血脂异常症或目前正在接受相关药物治疗者;高尿酸血症:Urea>8.2 mmol/L,或UA>420 μmol/L,或CRE>115 μmol/L;体质指数(BMI)=体质量(kg)/身高2(m);肥胖:BMI ≥26.0 kg/m2

7.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23.0软件包进行统计学处理,计量资料以±s表示,计数资料组间比较均采用χ2检验;动脉粥样硬化的危险因素分析采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对于随访结果的比较采用等级资料的秩和检验。所有检验采用双侧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1.颈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情况:

832例入组对象中,颈动脉硬化组517例(62.1%),正常组315例(37.9%)。颈动脉硬化组中首次检查颈动脉单纯IMT增厚95例(18.4%),斑块形成382例(73.9%),血管狭窄或闭塞40例(7.7%)。

2.颈动脉硬化组中不同病变的性别及年龄分布特征:

颈动脉粥样硬化男289例(55.9%),女228例(44.1%)。男性动脉粥样硬化发生率高于女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分别按照年龄、性别分层进行颈动脉病变发生率统计,结果显示50~59岁是单纯性IMT增厚发生率最高的年龄段,男、女分别是13/71(18.3%)及12/80(15.0%);而60~69岁斑块形成发生率均高于其他年龄段,男、女分别为45/63(71.4%)及40/58(68.9%);70~79岁的人群狭窄或闭塞发生率最高,男、女分别为15/119(12.6%)及7/85(8.2%),见图1图2图3

图1
颈动脉单纯IMT增厚组不同年龄段的发生率
图1
颈动脉单纯IMT增厚组不同年龄段的发生率
图2
颈动脉斑块形成组不同年龄段的发生率
图2
颈动脉斑块形成组不同年龄段的发生率
图3
颈动脉狭窄或闭塞组不同年龄段的发生率
图3
颈动脉狭窄或闭塞组不同年龄段的发生率
3.颈动脉硬化相关因素的Logistic回归分析:

对我校教职工体检人群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冠心病等危险因素进行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动脉硬化组与正常组间比较,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肥胖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见表1。进一步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高血压、糖尿病及高脂血症是清华大学教职工颈动脉硬化组的独立危险因素,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1

颈动脉硬化影响因素的单因素分析结果

表1

颈动脉硬化影响因素的单因素分析结果

组别例数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冠心病肥胖高尿酸血症心房颤动
颈动脉硬化组517295132262121146112130
正常组31591419877657768
χ2 53.62618.61830.5270.1175.9810.8621.366
P 0.0010.0010.0010.7330.0140.3530.242
表2

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

表2

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

危险因素回归系数POR95%CI
高血压45.9390.00110.1495.193~19.835
糖尿病25.8230.0012.8151.888~4.198
高脂血症11.2810.0010.2840.136~0.592
肥胖0.6800.4100.8070.485~1.343
4.随访结果比较:

832例入组教职工,随访时间最短6个月,最长24个月,平均随访时间(12.8±2.9)个月,其中正常无病变组减少50例,单纯IMT增厚组新增病例29例,斑块形成组新增病例15例,狭窄或闭塞组新增病例6例,1年后的随访结果显示,不同颈动脉动脉硬化程度无明显变化,与首次检查的结果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68)。

讨论

颈部血管超声作为一种简便无创、诊断准确及重复率较高的检查手段,对于颈动脉粥样硬化性病变具有很高的实用筛查价值。IMT是超声检测中最直观检测到的与动脉粥样硬化性病变相关的指标,同时也是缺血性脑血管事件较好的卒中风险预测指标[6,7]。2008年Prati等[8]对1 348例随机对象行常规筛查并行连续性的随访(平均随访时间12.7年)后指出,颈动脉IMT>1.0 mm者较正常人群卒中发生率增加了20%。而且颈动脉IMT会随着动脉粥样硬化的进程而不断增厚,有研究指出IMT平均每年增厚0.05 mm,缺血性脑卒中的发生风险就会伴随着显著增加[9]。因此本研究立足于我校体检教职工,采用国际公认的IMT≥1.0 cm为检测阳性的标准,结果显示,颈动脉粥样硬化的检出率为62.1%,低于既往国内多中心对我国6个省市40个项目区入组的49 386人的筛查研究结果(77.5%)[10],可能与本研究入组的人群选择有关。

在本研究中,男性颈动脉粥样硬化病变的发生率高于女性,这一结果与既往的国外文献报道基本一致[11]。究其原因可能与女性激素水平、人群分布及男性动脉硬化危险因素较多相关[12,13]。在本研究结果图1中显示男性和女性颈动脉单纯IMT增厚发生率最高的年龄段是50~59岁,而颈动脉单纯IMT增厚的第二个发生率高峰是在40~49岁之间,而此年龄段的教职工多是教师队伍中的骨干,他们平时科研教学任务重,工作压力大,长期高强度的脑力劳动,生活不规律或缺乏体育锻炼,这一发现也提示我们应该将颈动脉筛查工作提前至青中年人群,重视青中年人群动脉硬化的早期筛查及进一步的预防。2003年德国学者Ludwig等[14]对5 056例人群行颈动脉超声且平均随访4.2年后研究对比发现,<50岁的人群较>50岁组的颈动脉IMT预测未来心血管事件价值更高,该结果也建议更应该关注相对低龄的体检患者。

图2中显示60~69岁是第二个颈动脉粥样硬化期(斑块形成)发生的高峰期,所以应积极重视用药规范治疗,延缓病情加重,如果不加以重视,则可能加快进入第三个动脉粥样硬化期(狭窄或闭塞),所以这些结果为临床早期预防和控制动脉粥样硬化性病变的进展提供了客观的时间参考信息。

另有研究报道颈动脉IMT会在多重危险因素的作用下不断地增厚,且其形态发展与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生密切相关[15]。本组研究结果显示,颈动脉IMT增厚者中高血压、高脂血症、糖尿病及肥胖的教职工患病率最高,在进一步行多因素分析显示,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是颈动脉IMT增厚的独立危险因素,与以往文献报道报道一致。因此,大力开展健康教育,做好健康体检,积极有效地预防和治疗高血压和高血脂和糖尿病等疾病,尤其脑力劳动者特别是中青年教师,更要注意劳逸结合,合理膳食,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这将有助于降低减缓颈动脉IMT增厚进展,减少缺血性脑卒中事件。

本研究入组的832例体检教职工均进行了>6个月不同时间的随访,平均随访时间(12.8±2.9)个月,结果显示虽然单纯IMT增厚、斑块形成及狭窄或闭塞组病例人数均有不同程度的增加,但是与首次检查的结果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分析原因,一方面可能与我们的随访时间与既往文献比较相对较短,另一方面可能与患者用药有关,所以我们将在以后的工作中继续对教职工的颈动脉超声检查进行长期随访,并且关注药物对动脉硬化的影响。

综上所述,对于高校的教职工应加强对颈动脉粥样硬化的规范筛查和管理,尤其是年龄>40岁的高校教职工,应积极早期筛查颈动脉超声,以便及早发现颈动脉粥样硬化高危人群,尽早地对相关危险因素进行干预和治疗,进行有效的脑血管疾病一级预防,减少脑卒中的发生。

参考文献
[1]
PolakJF, SzkloM, KronmalRA, et al. The value of carotid artery plaque and intima-media thickness for incident cardiovascular disease: the multi-ethnic study of atherosclerosis[J]. J Am Heart Assoc, 20132(2):e000087. DOI: 10.1161/JAHA.113.000087.
[2]
ChavesG, BrítezN, MacielV, et al. Prevalence of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in an urban ambulatory adult population: AsuRiesgo study, Paraguay[J]. Rev Panam Salud Publica, 201538(2):136143.
[3]
TouboulPJ, HennericiMG, MeairsS, et al. Mannheim carotid intima-media thickness consensus (2004-2006). An update on behalf of the Advisory Board of the 3rd and 4th Watching the Risk Symposium, 13th and 15th European Stroke Conferences, Mannheim, Germany, 2004, and Brussels, Belgium, 2006[J]. Cerebrovasc Dis, 200723(1):7580. DOI: 10.1159/000097034.
[4]
GrantEG, BensonCB, MonetaGL, et al. Carotid artery stenosis: grayscale and Doppler ultrasound diagnosis--Society of Radiologists in Ultrasound consensus conference[J]. Ultrasound Q, 200319(4):190198.
[5]
华扬刘蓓蓓凌晨. 超声检查对颈动脉狭窄50%~69%和70%~99%诊断准确性的评估[J].中国脑血管病杂志20063(5):211218. DOI: 10.3969/j.issn.1672-5921.2006.05.006.
[6]
JednaczE, Rutkowska-SakL. Assessment of the body composition and parameters of the cardiovascular risk in juvenile idiopathic arthritis[J]. Biomed Res Int, 20152015619023. DOI: 10.1155/2015/619023.
[7]
NasehG, FardMM, KazemiT, et al. Comparison of Carotid Intima-media Thickness in Hypertensive Patients and Control Group[J]. J Cardiovasc Echogr, 201626(2):4851. DOI: 10.4103/2211-4122.183749.
[8]
PratiP, TosettoA, VanuzzoD, et al. Carotid intima media thickness and plaques can predict the occurrence of ischemic cerebrovascular events[J]. Stroke, 200839(9):24702476. DOI: 10.1161/STROKEAHA.107.511584.
[9]
PolakJF, PencinaMJ, O′LearyDH, et al. Common carotid artery intima-media thickness progression as a predictor of stroke in multi-ethnic study of atherosclerosis[J]. Stroke, 201142(11):30173021. DOI: 10.1161/STROKEAHA.111.625186.
[10]
华扬陶昀璐李梅. 多中心超声筛查中国卒中高危人群颈动脉粥样硬化性病变结果的初步分析[J].中国脑血管病杂志2014,(12):617623. DOI: 10.3969/j.issn.1672-5921.2014.12.001.
[11]
OtaH, ReevesMJ, ZhuDC, et al. Sex differences of high-risk carotid atherosclerotic plaque with less than 50% stenosis in asymptomatic patients: an in vivo 3T MRI study[J]. AJNR Am J Neuroradiol, 201334(5):1049-1055, S1. DOI: 10.3174/ajnr.A3399.
[12]
AmbrosinoP, LupoliR, DiMA, et al. Markers of cardiovascular risk in patients with antiphospholipid syndrome: a meta-analysis of literature studies[J]. Ann Med, 201446(8):693702. DOI: 10.3109/07853890.2014.959559.
[13]
AmbrosinoP, LupoliR, DiMA, et al. Subclinical atherosclerosis in patients with rheumatoid arthritis. A meta-analysis of literature studies[J]. Thromb Haemost, 2015113(5):916930. DOI: 10.1160/TH14-11-0921.
[14]
LudwigM, von Petzinger-KruthoffA, von BuquoyM, et al. Intima-Media-Dicke der Karotisarterien: Früher Indikator für Arteriosklerose und therapeutischer Endpunkt[J]. Ultraschall Med, 2003, 24(3):162174. DOI:10.1055/s-2003-40058.
[15]
NaqviTZ, LeeMS. Carotid intima-media thickness and plaque in cardiovascular risk assessment[J]. JACC Cardiovasc Imaging, 20147(10):10251038. DOI: 10.1016/j.jcmg.2013.11.014.
 
 
关键词
主题词
颈动脉内-中膜厚度
超声
动脉粥样硬化
危险因素